主页 > K生活店 >【TED 有意识週报】身而为人,我们有没有流浪的自由?

【TED 有意识週报】身而为人,我们有没有流浪的自由?

2020-06-12

是女人迷全新的内容单元,希望透过每週一部 TED 影片,颠覆大家的既有认知,有意识地选择我们想要的生活。领你看「游牧文化」,每种生活型态,都是值得被尊重的选择。

说到居无定所,以街道为家,你第一个想到的是什幺?流落街头的街友?还是那些白髮苍苍,没有工作能力,只好寄居火车站空地的游民? 来自加拿大的摄影记者和人类学家琪佐.凯阿娜透过镜头,让大家认识不一样的「游牧文化」,她希望让大家看到并认知,「游牧」不再是旧有文化的产物,「流浪」也不是穷苦可怜的象徵,而是一种生活型态,是一个值得被尊重的选择。为什幺我们不能以街道为家,以大地为友?难道家的定义只有一种,只能是屋檐下的庇护吗?让我们来听听琪佐.凯阿娜怎幺说。(推荐阅读:流浪,是为了前往自己)

【TED 有意识週报】身而为人,我们有没有流浪的自由?

「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我就常想像有一天我会远走高飞。所以从六岁开始,我就準备好背包,里面装了几件衣服和一些罐头食物,将它们放在柜子后面。」琪佐.凯阿娜来自一个非常特别的犹太家庭,身为家中五个小孩的老大,凯阿娜的父母从小就让他们知道,家的定义从来就不是一个固定的居所。

虽然在美国出生,琪佐 ‧ 凯阿娜的父母却因为政治文化因素,不希望孩子在美国受教育,因此出生不久,就带着他们游居世界各地。随着父亲从事的犹太教工作,他们住过加拿大,瑞典,甚至冒醒性的横越亚洲,从北美来到欧洲。深受如此开放的家庭教育,琪佐 ‧ 凯阿娜从小就对不同生活模式有强烈的好奇心,也愿意去了解不同价值体系。「 我族与他族的价值认同是可以同时存在,而不互相冲突的。从小我的家庭就让我知道,家,存在任何地方,我们可以同时游牧四方,居无定所,却因为内在强烈的连结,灵性与宗教的连结,而感受到家的存在。」

也是这样自由的观念,让琪佐 ‧ 凯阿娜 16 岁高中毕业后,就带着相机,展开了她的摄影游牧生活。「 我想找到一个让我有归属感的社群,而当我遇见美国的游牧次文化时(nomadic subculture),我觉得它就是我一直寻找的群体。」自此,琪佐 ‧ 凯阿娜开始穿梭于美国各地浪人伙伴,记录他们的生活,透过人类学家以及摄影记者的身分,与世界分享这份流浪的梦想,所谓另一版本的美国梦。(推荐阅读:Road Trip 60' 嬉皮流浪记)

【TED 有意识週报】身而为人,我们有没有流浪的自由?

琪佐 ‧ 凯阿娜在 TED 演讲中一边播放着她的摄影作品,一边提到,有别于大家对流浪与游牧的黑白惨澹想像,好比投影片上的这些照片,这样的生活其实是彩色的,它们呈现了一个生机蓬勃,无拘无束的社群。「如同游牧民族的祖先,当代的游牧民族逐着美国境内的钢筋与柏油干道而居,白天,他们跳上货运列车、伸出拇指, 跟着陌生人踏上公路;夜里,他们睡在星空下, 相互依偎,自由的让猫,狗,甚至宠物鼠交错在他们的身体之间。」

【TED 有意识週报】身而为人,我们有没有流浪的自由?
Source: Ideas.Ted.com

或许你会问,难道所有街友都是自愿流浪的吗?当然不是,琪佐 ‧ 凯阿娜提到,也有不少是来自社会底层,从未拥有向上流动机会的人们,来自寄养家庭的中辍生,甚至是那些逃离受虐与问题家庭的青少年。「没有人因为上路,就能甩开心底的恶魔。 耽溺是真的,环境恶劣是真的。」流落街头从来不是恬静怡人的生活,然而真正令这些人心寒的,是「流浪的生活模式」在美国许多城市仍视为是一种犯罪行为。「这些犯罪行为包含坐在人行道上、把自己包在毯子中、睡在自己的车子里,或是给陌生人食物吃。」琪佐 ‧ 凯阿娜知道这些法律是因为她亲眼目睹了朋友和其他旅人被拖进牢里,或收到所谓犯罪的证明文件,只因为他们做了以上的几项行为。(推荐阅读:「我必须切割,否则无法面对自己」谈街友的身份认同矛盾)

【TED 有意识週报】身而为人,我们有没有流浪的自由?
Source: Ideas.Ted.com

「 当人们看到的是贫穷,社会弱势,以及恶劣的经济条件,这些旅人却认为存在的意义本该是自由与奔放的生活。」琪佐 ‧ 凯阿娜说,这些旅人善用了美国有高达 40% 的食物都会被丢弃的浪费事实,宁愿翻找垃圾车与垃圾桶,以这些完好无缺的食物为生,也拒绝过那些挥霍的高消费生活,不愿做不切实际的美国梦。「他们牺牲物质上的安逸, 却换取时间与空间,去开发心灵上的创造力, 去做梦,去阅读,去做音乐,从事艺术与写作。」

琪佐 ‧ 凯阿娜在演讲最后提到,我知道你们很多人依然无法想像为什幺有人会想过这样的生活,不仅受到法律的差别待遇,必须吃垃圾桶得食物,居无定所,睡在桥下,还没有固定的工作,得流浪各地找短期打工。然而,这个问题的答案,纵使上路的人各有各的原因,旅人却会给你一样简单的回答:「为了自由」。

人本来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想要,认为合适的生活方式,透过琪佐 ‧ 凯阿娜的 TED 演讲,我们不必然要选择游牧与流浪的生活,但或许我们可以从此时此刻去想想现在过的生活,是我们喜欢的,还是社会化下的选择?(推荐阅读:最诚实的毕业演说!大卫·佛斯特·华勒斯:「你为自己做选择,你才真正拥有生活」)

如果我们可以选择住在舒服的大房子中,那为什幺不能选择居无定所?为什幺不能勇敢拥抱渴望流浪的勇气?这些问题留给大家思考,当我们的思考变得更多元开放,就会发现世界比想像中的宽广许多,能够拓展视野真是件美好的事,不是吗?

相关文章推荐